阿祭—Newt家的盆栽

我想和学长结婚。

用的微博的梗和师弟的脑洞写的一个片段。师弟友卯,我卯友,段子cp无差所以我就都打了。

丁卯一直觉得自己活的是十分明白的,但是当顾影出嫁前,身穿嫁衣踩着喜轿回头问他,郭二哥,你不娶是不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的时候。他还是罕见的迷茫了。
谁知道呢?他想,谁知道呢。反正你问我,我是不知道,毕竟她的郭二哥其实早就死了,他是她嘴里的那个“丁卯那小子”。
这个时候他突然从心里泛起来一点带着恨恨的委屈,甚至还有点埋怨,那是久违的,属于丁卯丁大少爷的情绪。
他想,你去问他啊,他死之前根本什么都没和我说,你要是真想知道你去问他啊,反正我是不知道。
他又想,要是真的师哥在这里,可能也不至于终身不娶,那个人是天津小河神扛把子,浪里小白龙,活的比谁都豁达的一人,郭得友根本不可能为了丁卯把自己拘在这里。
但是现在他才是郭得友,他才是众人眼里的郭得友,既然他丁卯丁大少爷放不下,那就让别人当是郭得友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终身未娶吧。
这样想来,丁卯心里产生了点带着愧疚的满足,觉得自己也不算亏。
顾影根本不知道在这几秒里她“郭二哥”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她只是看见郭得友脸色变了变,最后像是欣慰又怀念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一下,却难看的跟哭似的,什么也没说。

瞎repo很多主觀色彩

法扎特,首場,現場版觀後感。
上半場。
首先我要吹一句康斯坦斯唱歌太好聽了,開口跪,開口跪,她已經超越我心裡的官攝康斯坦斯了(聲音)。
第一首曲子,開口同官攝做對比,少了面對不公的憤恨,多了無奈和悲傷,給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但是在第二段突然炸開的聲音,我覺得我能吹一年。
姐姐在唱“提線木偶”那句的時候沒有反應,我覺得要給差評。
值得一提,媽媽比起官攝來說,女王了很多,同樣的台詞“你們不要吵了”官攝的母親就是勸架,首場母親就是“兔崽子們給老娘閉嘴!!”雖然不習慣,但是可以接受,而且,母親去世之前的身體虛弱和之前的凌厲成對比,讓人更覺得難過了。
對了,爸爸真的沒有帶假髮。
第二首酒吧曲,不知道是我回頭看台詞漏看了伴舞還是真的沒有,似乎少了把人倒過來把屁股當鼓的部分,但是酒吧老闆唱完歌之後,說了謝謝!!說了謝謝!!
順便一提媽媽在鬥毆的時候也悄咪咪比劃了兩下!太可愛了!!!! 比起來官攝莫扎特拉走媽媽,首場更像是媽你別打了。
冰棒曲,其實我不太喜歡這個阿洛伊希亞,聲音很女王,也不算柔美,我還是愛火星姐,我要吹爆她!但是康斯坦斯,坐在鋼琴上的小動作真的是太可愛了??
康斯坦斯,開口太跪!聲音太可愛了!
撕逼曲這次沒有小動作,康斯坦斯沒有吐舌頭,姐妹也沒有捂嘴。雖然知道每次會有點不同,但是還是有點可惜的!!
順便提一下,本來覺得姐姐對莫扎特的感情演的不像火星姐一樣細膩,但是我錯了!!兩句我恨妳,讓我對姐姐一秒轉粉!!
在巴黎媽媽去世的時候,虛弱的聲音和之前的強勢完全對比,看得我非常難過了。
下半場。
我被flo摸了手,我現在腦子裡什麼也沒有了。



一個正經的下半場反饋。
下半場開場的話第一首不公平我覺得中規中矩,沒有特別爆點,但是第二首Place je passe真的是讓我有很多感慨。
正經的來說,其實現場法扎可以看得出來很多東西已經並非是官攝時的模樣,這其中問題有為了順應演員變動而改變,也有為了通順劇情而改變的,有一些歌的曲調改了,有一些伴舞增加或者減少,也有一些對白增加了,使得劇情更通順合理。那麼對於Place je passe的改動,我大膽猜測,除了舞台大小原因,還有一個是為了順應米老師的年齡。Place je passe的舞蹈改了很多,米老師的部分也改了不少,他可能不太能再像官攝時候那樣跑來跑去蹦蹦跳跳還能唱這首爆發力比較強的歌了。這一點讓我有些感慨吧。
(不過可能也有米老師生病了的原因)
但是!!米老師!他在結尾喊了I love you!!!!
我也愛你!!!!!!
之前一直就在提康斯坦斯的聲音好,我在她唱哎呀媽媽的時候就很期待燒小說這首。雖然音樂效果從老版的婉轉改成了有一點點跳的靈巧感,但是果然沒讓我失望!!我,吹爆!!
從這裡也能看出來,不同的演員所詮釋出來的同一個角色也是有一些不同的,或者劇組在隨著時間和演員的變化來不停的改善和完善角色。
這個版本的康斯坦斯要更加的有勁,官攝版本的康斯坦斯是在柔美又有點怯懦的外表下有一顆火熱的心,那麼這一場的康斯坦斯我覺得從裡到外都是火熱的。
順便一提,二姐三姐戲好足太可愛了!!!
好了,說了這麼多,終於說到薩列裡出場了,我吹爆!!我!吹爆炸!!!我愛他一輩子!!!羅總的髮型我笑爆,大概有兩米吧233333!!
出櫃曲我嗑爆,但是上海劇場原因,莫扎特沒上架子,只是踩在了二層台上,這一點我覺得削弱了莫扎特的天才和神性,但是後來想了想也有可能是有意而為之,因為出櫃曲之後薩列裡加了兩句台詞,是對莫扎特的作曲提出了建議的,可能是想把薩列裡提近于天才,於莫扎特並肩。
不過對於薩列裡的建議,莫扎特並沒有聽,並且對你使用了不聽不聽薩列裡念經技能。
結婚曲。我收回之前對姐姐的一切不滿,她的聲音太有靈性了!!!結婚曲簡直是享受!!!
之後殺殺服你發揮穩定除了吹爆我無話可說。
不過我想提一下,費加羅的婚禮后慶祝的時候給撕逼姐妹花加了調侃奚落的台詞,我打call,官攝里姐妹兩個人突兀和好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一直還是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jpg,這裡的調侃讓一切順理成章。
醉酒曲的發揮很穩定,flo下台來的時候正好在十五排過道,我是十六排,站起來尖叫,大概是太激動了,第一次沒有碰到flo,但是他被伴舞再一次推搡回來之後回頭對著我唱了一句,雙手合攏虛著做出要握手的動作,但是其實只有兩隻手的大拇指碰到了我的虎口和大拇指附近,涼涼的,之後我就傻了,我覺得我可以吹一輩子了。
最後說一下活到爆,唱的非常好聽,小米真的上天了……我以為我會哭,但是其實只有最後爸爸媽媽從陰影裡走出來的時候眼睛濕潤了一下。
……我要給謝幕的時候自己彈吉他唱殺殺服你的flo和米老師跪下來!!!我愛他們一輩子!!!
沒了。

卯友梗

世界观用的设定是别地方看的,人一出生下来,看到的东西都是黑白的,直到有一天,遇到命定之人才能看到颜色。
魔古道当年做了个爱无能实验,实验下来的一批圣童各个都没办法再看到颜色,美名其曰失去了“爱”的能力,因为进化不需要感情。
丁卯被郭得友从水下救起后,迷迷糊糊的,第二天一醒来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能看见颜色的,而郭得友一直都无法看见颜色。
丁卯通过相处和回忆,基本已经确定郭得友是自己要找的人,但是郭得友一直以没能看见颜色来逃避。
实际上郭得友一直记得小时候魔古道做的“爱无能”实验,认为自己并没有爱人的能力,结合自己的确也无法看见颜色,所以并不想耽误丁卯。
#后来,西方医学告诉郭得友,你们只是色盲#

感觉在这个世界观里一个可以看见颜色的人和一个看不见颜色的人结合,就仿佛当今社会同性恋一般。都是少数且容易引发舆论的关系。很有趣。

梗说完了,不会写的。

大学生Patrick X 美术老师Einar 段子

大学生Patrick X 美术老师Einar
随手段子,基本没有后续,很OOC

Einar看着那些老旧的录像,录像里面的Patrick正穿着衣着暴露的,女演员的妖娆的舞服,唱着女式花腔。
再然后,他走下舞台,堪称色情的坐在他小学弟的大腿上挑逗,甚至高抬起他的腿,丝毫不收敛他的风姿。
Einar看着这些,他的脸都红透了,捂着嘴,哭笑不得,很久后才憋出一句话来。
“你怎么能……?”
这只是一句普通又毫无恶意的感叹,可却像是突然的打开了Patrick的某些开关。
“我为什么不能?”
少年偏过头来反问,连音调也比以前高上许些,他的嘴角一下子就撇了下来,漂亮又饱满的嘴唇因此而嘟了起来,样子像是生气,又像是掺杂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你总是被那些礼规教条束缚了自己。”
“But ,who care?”
"Nobody fucking cares."
“在意这些的只有你自己,是你自己从不想接受他们。”
“那么多的事都摆在你眼前。”
“就好像你喜欢那些裙子,而我喜欢你。”
他突兀的凑过去咬上Einar的嘴唇,亲吻他。
而这一次,Einar并没有再流鼻血了。


画手瞎写,死亡。

戏剧社Paro。
Newt扮演Artemis
Credence扮演Endymion
Queen扮演Venus
Tina扮演雅典娜
Graves扮演宙斯吧……这个懒得画了。
动作有参考名画。
这次吐槽的Tina和Queen
是今天在群里看见的梗,就画了。

“想……想和先生打一样的领结,请先生帮帮我好不好……”
动作借用素材。

那个什么Patrick 和Newt 的。
尝试了一下新画法,我觉得我可以直接去死亡。
没画完,画不下去了,哭哭。

死亡,Kevin 和Einar,阿镜太太的养父文设定的。

画的时候脑海里想着一句话。

“他害羞极了,脸上泛起些好看的,不自然的红。一片一片的,像是没搅拌均匀的覆盆子冰激凌。”

可能是Kevin 毕业会需要有人教他跳舞,于是“强迫”Einar 做他的临时舞伴吧。
之后他们就干了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