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祭—Newt家的盆栽

我想和学长结婚。

黎簇是什么做成的?秦风x黎簇 意识流

黎簇是什么做成的?

黎簇是什么做成的?
火车
漫画
和满屋子的精神污染物
黎簇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火车。

黎簇在去古潼京的火车上的时候,没有由来的想到了秦风。
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有四个多月没能见到秦风了。刚刚高考结束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根本考不好,那些什么等大学的时候考到你隔壁去的敷衍屁话,大概秦风这个天才侦探也早就猜到全不属实了。
秦风不喜欢被人骗,可还是相信了他。
黎簇怕,又愧疚,干脆高考之后一直和狐朋狗友鬼混,直接住在苏万家,秦风后来也找了几次过来,他不出门,愣是整整躲了秦风一个暑假。
等到开学了,他被他爸逼着去复读,还没等秦风到学校里堵住他,他又被偏执狂神经病吴邪抓进了这么一个局里。
之前是不想见,不敢见,等黎簇自己慢慢回过味来之后是没法见也不能见。
一拖,就是四个月。
黎簇躺在卧铺上,廉价的绿皮火车开的摇摇晃晃一点都不平稳,他周围是杨好苏万睡熟的打鼾声,他的身体疲惫不堪,催他入睡,要他为了之后的冒险蓄精养锐,做好准备。
可偏偏他的意识又清醒的很。
黎簇想,他还是谢谢吴邪让他知道,这操蛋的命运也是可以握在他自己的手里,得到改变的。
他想,要是这次能回去,他一定主动去找秦风,他先好好认错,再努力学习,如果有点可能,就真的考到秦风隔壁去。
这样的话,秦风总不会气他太久。

漫画

漫画和游戏向来是黎簇用来逃避痛苦的办法。
而实际上,黎簇很难感觉快乐,他在学校的时候不快乐,回家面对他爹的时候不快乐,和苏万杨好踢球的时候还是不快乐。
打游戏和漫画也一样,这些都不能从本质上让黎簇感到快乐,只能说是像毒药一样暂时的麻痹黎簇的神经,让他不要率先感受痛苦。
秦风评价:客观上可以理解,主观上无法感同身受。
可秦风还是会给黎簇带上几本漫画,偶尔也会陪着黎簇在网吧,打一局游戏。
而更多的时候,就只是黎簇看漫画,秦风坐在一旁看看黎簇,做做推理题。
等到c4引爆,炸药的轰鸣声响震得黎簇耳鸣,墓道的震动连带着砖石把黎簇掩埋的时候,黎簇不知道怎么的,脑子里除了一半的意识叫嚣着要死要死要死完蛋了完蛋了这下真的搞砸了以外,另一半的思绪就飘回以前,数不清多少个下午,他捧着秦风给他带的漫画书,和秦风一起窝在自己卧室那个小狗窝一起看漫画。
那个时候秦风说他什么来着?他和黎簇说,还是不要太沉迷这个,毕竟漫画和现实生活还是不一样的,让黎簇多向前看看。
黎簇迷迷糊糊的在心里唾骂一下自己都这个时候了,想的还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不是自己要死了,回光返照?
他的情况很不好,头疼,腿疼,估计失血也不少,手脚冰凉,他也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操他妈的,秦风说的真对,漫画和现实生活不一样。
至少,漫画里他不会死,可现在他真的可能会死。

和满屋子的精神污染物

如果真的让秦风身处这个位置,去分析什么长生不老药,活了几千年的婴儿,他一定会比自己先发现这些逻辑的盲点,说不定能更早的获取汪家人的信任,少受点折磨。
毕竟秦风是天才,是侦探,是逻辑鬼才。
可是黎簇又很庆幸,在这个鬼地方的不是秦风。
他开始的时候还想,你有你的唐人街奇遇,我有我的沙海冒险,我总是应该过的和你一样精彩。后来他又想,这事就算你是天才你也做不来,这费洛蒙也就吴邪和自己两个人能读取,你秦风就算是世界第二的大侦探来了也是白搭,连汪家大门都不让你进。再后来,糖也吃了,鞭子也挨了,世界上最难搞的小孩也当过了的时候他才想,其实无关别的,他就是很庆幸在这里受苦受难的人是他,而不是秦风。
等到他又一次上课犯了倔,被打的躺倒在地下室的冰冷的地面上的时候,石砖刺骨的凉意透过黎簇的工作服传过来,仿佛把黎簇的脑子也一并冻的清醒起来。
他想,我在这兀自庆幸什么呢啊?这种时候还要把秦风和自己捆绑在一起。实际上根本用不上我来庆幸,因为这破事本来就不应该,没可能和秦风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腿上的伤,头上的伤,刚刚被打的伤还有蛇毒让黎簇的世界天旋地转,他想哭,可先发出来的却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支离破碎的笑声。
完了,黎簇想,我真的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秦风了。

黎簇,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從上帝視角看沙海,真的是格外的虐。
盲塚里黎簇和吳邪反目成仇,吳邪回憶的時候有一句。
“而当时,我需要他为我做更重要的事,最终我骗了他。”
那麼,如果劇本沒大改動,按著正規盜墓宇宙的發展,說明現在吳邪錄像裡這幾句都是在騙黎簇的。
“男性鼻子下方有海绵体,摸鼻子代表想要掩饰某些内容。”
不知道是不是秦老師故意加的揉鼻子和移開視線的動作,如果是的話,是不是也在暗示這個時候吳邪在說謊騙黎簇?
今天也被沙海按在地上摩擦了。
私心cp TAG

用的微博的梗和师弟的脑洞写的一个片段。师弟友卯,我卯友,段子cp无差所以我就都打了。

丁卯一直觉得自己活的是十分明白的,但是当顾影出嫁前,身穿嫁衣踩着喜轿回头问他,郭二哥,你不娶是不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的时候。他还是罕见的迷茫了。
谁知道呢?他想,谁知道呢。反正你问我,我是不知道,毕竟她的郭二哥其实早就死了,他是她嘴里的那个“丁卯那小子”。
这个时候他突然从心里泛起来一点带着恨恨的委屈,甚至还有点埋怨,那是久违的,属于丁卯丁大少爷的情绪。
他想,你去问他啊,他死之前根本什么都没和我说,你要是真想知道你去问他啊,反正我是不知道。
他又想,要是真的师哥在这里,可能也不至于终身不娶,那个人是天津小河神扛把子,浪里小白龙,活的比谁都豁达的一人,郭得友根本不可能为了丁卯把自己拘在这里。
但是现在他才是郭得友,他才是众人眼里的郭得友,既然他丁卯丁大少爷放不下,那就让别人当是郭得友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终身未娶吧。
这样想来,丁卯心里产生了点带着愧疚的满足,觉得自己也不算亏。
顾影根本不知道在这几秒里她“郭二哥”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她只是看见郭得友脸色变了变,最后像是欣慰又怀念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一下,却难看的跟哭似的,什么也没说。

瞎repo很多主觀色彩

法扎特,首場,現場版觀後感。
上半場。
首先我要吹一句康斯坦斯唱歌太好聽了,開口跪,開口跪,她已經超越我心裡的官攝康斯坦斯了(聲音)。
第一首曲子,開口同官攝做對比,少了面對不公的憤恨,多了無奈和悲傷,給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但是在第二段突然炸開的聲音,我覺得我能吹一年。
姐姐在唱“提線木偶”那句的時候沒有反應,我覺得要給差評。
值得一提,媽媽比起官攝來說,女王了很多,同樣的台詞“你們不要吵了”官攝的母親就是勸架,首場母親就是“兔崽子們給老娘閉嘴!!”雖然不習慣,但是可以接受,而且,母親去世之前的身體虛弱和之前的凌厲成對比,讓人更覺得難過了。
對了,爸爸真的沒有帶假髮。
第二首酒吧曲,不知道是我回頭看台詞漏看了伴舞還是真的沒有,似乎少了把人倒過來把屁股當鼓的部分,但是酒吧老闆唱完歌之後,說了謝謝!!說了謝謝!!
順便一提媽媽在鬥毆的時候也悄咪咪比劃了兩下!太可愛了!!!! 比起來官攝莫扎特拉走媽媽,首場更像是媽你別打了。
冰棒曲,其實我不太喜歡這個阿洛伊希亞,聲音很女王,也不算柔美,我還是愛火星姐,我要吹爆她!但是康斯坦斯,坐在鋼琴上的小動作真的是太可愛了??
康斯坦斯,開口太跪!聲音太可愛了!
撕逼曲這次沒有小動作,康斯坦斯沒有吐舌頭,姐妹也沒有捂嘴。雖然知道每次會有點不同,但是還是有點可惜的!!
順便提一下,本來覺得姐姐對莫扎特的感情演的不像火星姐一樣細膩,但是我錯了!!兩句我恨妳,讓我對姐姐一秒轉粉!!
在巴黎媽媽去世的時候,虛弱的聲音和之前的強勢完全對比,看得我非常難過了。
下半場。
我被flo摸了手,我現在腦子裡什麼也沒有了。



一個正經的下半場反饋。
下半場開場的話第一首不公平我覺得中規中矩,沒有特別爆點,但是第二首Place je passe真的是讓我有很多感慨。
正經的來說,其實現場法扎可以看得出來很多東西已經並非是官攝時的模樣,這其中問題有為了順應演員變動而改變,也有為了通順劇情而改變的,有一些歌的曲調改了,有一些伴舞增加或者減少,也有一些對白增加了,使得劇情更通順合理。那麼對於Place je passe的改動,我大膽猜測,除了舞台大小原因,還有一個是為了順應米老師的年齡。Place je passe的舞蹈改了很多,米老師的部分也改了不少,他可能不太能再像官攝時候那樣跑來跑去蹦蹦跳跳還能唱這首爆發力比較強的歌了。這一點讓我有些感慨吧。
(不過可能也有米老師生病了的原因)
但是!!米老師!他在結尾喊了I love you!!!!
我也愛你!!!!!!
之前一直就在提康斯坦斯的聲音好,我在她唱哎呀媽媽的時候就很期待燒小說這首。雖然音樂效果從老版的婉轉改成了有一點點跳的靈巧感,但是果然沒讓我失望!!我,吹爆!!
從這裡也能看出來,不同的演員所詮釋出來的同一個角色也是有一些不同的,或者劇組在隨著時間和演員的變化來不停的改善和完善角色。
這個版本的康斯坦斯要更加的有勁,官攝版本的康斯坦斯是在柔美又有點怯懦的外表下有一顆火熱的心,那麼這一場的康斯坦斯我覺得從裡到外都是火熱的。
順便一提,二姐三姐戲好足太可愛了!!!
好了,說了這麼多,終於說到薩列裡出場了,我吹爆!!我!吹爆炸!!!我愛他一輩子!!!羅總的髮型我笑爆,大概有兩米吧233333!!
出櫃曲我嗑爆,但是上海劇場原因,莫扎特沒上架子,只是踩在了二層台上,這一點我覺得削弱了莫扎特的天才和神性,但是後來想了想也有可能是有意而為之,因為出櫃曲之後薩列裡加了兩句台詞,是對莫扎特的作曲提出了建議的,可能是想把薩列裡提近于天才,於莫扎特並肩。
不過對於薩列裡的建議,莫扎特並沒有聽,並且對你使用了不聽不聽薩列裡念經技能。
結婚曲。我收回之前對姐姐的一切不滿,她的聲音太有靈性了!!!結婚曲簡直是享受!!!
之後殺殺服你發揮穩定除了吹爆我無話可說。
不過我想提一下,費加羅的婚禮后慶祝的時候給撕逼姐妹花加了調侃奚落的台詞,我打call,官攝里姐妹兩個人突兀和好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一直還是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jpg,這裡的調侃讓一切順理成章。
醉酒曲的發揮很穩定,flo下台來的時候正好在十五排過道,我是十六排,站起來尖叫,大概是太激動了,第一次沒有碰到flo,但是他被伴舞再一次推搡回來之後回頭對著我唱了一句,雙手合攏虛著做出要握手的動作,但是其實只有兩隻手的大拇指碰到了我的虎口和大拇指附近,涼涼的,之後我就傻了,我覺得我可以吹一輩子了。
最後說一下活到爆,唱的非常好聽,小米真的上天了……我以為我會哭,但是其實只有最後爸爸媽媽從陰影裡走出來的時候眼睛濕潤了一下。
……我要給謝幕的時候自己彈吉他唱殺殺服你的flo和米老師跪下來!!!我愛他們一輩子!!!
沒了。

卯友梗

世界观用的设定是别地方看的,人一出生下来,看到的东西都是黑白的,直到有一天,遇到命定之人才能看到颜色。
魔古道当年做了个爱无能实验,实验下来的一批圣童各个都没办法再看到颜色,美名其曰失去了“爱”的能力,因为进化不需要感情。
丁卯被郭得友从水下救起后,迷迷糊糊的,第二天一醒来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能看见颜色的,而郭得友一直都无法看见颜色。
丁卯通过相处和回忆,基本已经确定郭得友是自己要找的人,但是郭得友一直以没能看见颜色来逃避。
实际上郭得友一直记得小时候魔古道做的“爱无能”实验,认为自己并没有爱人的能力,结合自己的确也无法看见颜色,所以并不想耽误丁卯。
#后来,西方医学告诉郭得友,你们只是色盲#

感觉在这个世界观里一个可以看见颜色的人和一个看不见颜色的人结合,就仿佛当今社会同性恋一般。都是少数且容易引发舆论的关系。很有趣。

梗说完了,不会写的。

大学生Patrick X 美术老师Einar 段子

大学生Patrick X 美术老师Einar
随手段子,基本没有后续,很OOC

Einar看着那些老旧的录像,录像里面的Patrick正穿着衣着暴露的,女演员的妖娆的舞服,唱着女式花腔。
再然后,他走下舞台,堪称色情的坐在他小学弟的大腿上挑逗,甚至高抬起他的腿,丝毫不收敛他的风姿。
Einar看着这些,他的脸都红透了,捂着嘴,哭笑不得,很久后才憋出一句话来。
“你怎么能……?”
这只是一句普通又毫无恶意的感叹,可却像是突然的打开了Patrick的某些开关。
“我为什么不能?”
少年偏过头来反问,连音调也比以前高上许些,他的嘴角一下子就撇了下来,漂亮又饱满的嘴唇因此而嘟了起来,样子像是生气,又像是掺杂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你总是被那些礼规教条束缚了自己。”
“But ,who care?”
"Nobody fucking cares."
“在意这些的只有你自己,是你自己从不想接受他们。”
“那么多的事都摆在你眼前。”
“就好像你喜欢那些裙子,而我喜欢你。”
他突兀的凑过去咬上Einar的嘴唇,亲吻他。
而这一次,Einar并没有再流鼻血了。


画手瞎写,死亡。

戏剧社Paro。
Newt扮演Artemis
Credence扮演Endymion
Queen扮演Venus
Tina扮演雅典娜
Graves扮演宙斯吧……这个懒得画了。
动作有参考名画。
这次吐槽的Tina和Queen
是今天在群里看见的梗,就画了。

“想……想和先生打一样的领结,请先生帮帮我好不好……”
动作借用素材。

那个什么Patrick 和Newt 的。
尝试了一下新画法,我觉得我可以直接去死亡。
没画完,画不下去了,哭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