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祭—Newt家的盆栽

我想和学长结婚。

用的微博的梗和师弟的脑洞写的一个片段。师弟友卯,我卯友,段子cp无差所以我就都打了。

丁卯一直觉得自己活的是十分明白的,但是当顾影出嫁前,身穿嫁衣踩着喜轿回头问他,郭二哥,你不娶是不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的时候。他还是罕见的迷茫了。
谁知道呢?他想,谁知道呢。反正你问我,我是不知道,毕竟她的郭二哥其实早就死了,他是她嘴里的那个“丁卯那小子”。
这个时候他突然从心里泛起来一点带着恨恨的委屈,甚至还有点埋怨,那是久违的,属于丁卯丁大少爷的情绪。
他想,你去问他啊,他死之前根本什么都没和我说,你要是真想知道你去问他啊,反正我是不知道。
他又想,要是真的师哥在这里,可能也不至于终身不娶,那个人是天津小河神扛把子,浪里小白龙,活的比谁都豁达的一人,郭得友根本不可能为了丁卯把自己拘在这里。
但是现在他才是郭得友,他才是众人眼里的郭得友,既然他丁卯丁大少爷放不下,那就让别人当是郭得友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终身未娶吧。
这样想来,丁卯心里产生了点带着愧疚的满足,觉得自己也不算亏。
顾影根本不知道在这几秒里她“郭二哥”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她只是看见郭得友脸色变了变,最后像是欣慰又怀念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一下,却难看的跟哭似的,什么也没说。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