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祭—Newt家的盆栽

我想和学长结婚。

用的微博的梗和师弟的脑洞写的一个片段。师弟友卯,我卯友,段子cp无差所以我就都打了。

丁卯一直觉得自己活的是十分明白的,但是当顾影出嫁前,身穿嫁衣踩着喜轿回头问他,郭二哥,你不娶是不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的时候。他还是罕见的迷茫了。
谁知道呢?他想,谁知道呢。反正你问我,我是不知道,毕竟她的郭二哥其实早就死了,他是她嘴里的那个“丁卯那小子”。
这个时候他突然从心里泛起来一点带着恨恨的委屈,甚至还有点埋怨,那是久违的,属于丁卯丁大少爷的情绪。
他想,你去问他啊,他死之前根本什么都没和我说,你要是真想知道你去问他啊,反正我是不知道。
他又想,要是真的师哥在这里,可能也不至于终身不娶,那个人是天津小河神扛把子,浪里小白龙,活的比谁都豁达的一人,郭得友根本不可能为了丁卯把自己拘在这里。
但是现在他才是郭得友,他才是众人眼里的郭得友,既然他丁卯丁大少爷放不下,那就让别人当是郭得友是为了丁卯那小子终身未娶吧。
这样想来,丁卯心里产生了点带着愧疚的满足,觉得自己也不算亏。
顾影根本不知道在这几秒里她“郭二哥”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她只是看见郭得友脸色变了变,最后像是欣慰又怀念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一下,却难看的跟哭似的,什么也没说。

卯友梗

世界观用的设定是别地方看的,人一出生下来,看到的东西都是黑白的,直到有一天,遇到命定之人才能看到颜色。
魔古道当年做了个爱无能实验,实验下来的一批圣童各个都没办法再看到颜色,美名其曰失去了“爱”的能力,因为进化不需要感情。
丁卯被郭得友从水下救起后,迷迷糊糊的,第二天一醒来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能看见颜色的,而郭得友一直都无法看见颜色。
丁卯通过相处和回忆,基本已经确定郭得友是自己要找的人,但是郭得友一直以没能看见颜色来逃避。
实际上郭得友一直记得小时候魔古道做的“爱无能”实验,认为自己并没有爱人的能力,结合自己的确也无法看见颜色,所以并不想耽误丁卯。
#后来,西方医学告诉郭得友,你们只是色盲#

感觉在这个世界观里一个可以看见颜色的人和一个看不见颜色的人结合,就仿佛当今社会同性恋一般。都是少数且容易引发舆论的关系。很有趣。

梗说完了,不会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