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祭—Newt家的盆栽

我想和学长结婚。

Kevin逃狱了。
他不想让自己迷茫,所以他决定去死。
他本想在监狱里结束生命,但是他没有,他有些害怕,怕最后回不到谋杀屋。
所以Kevin逃狱了,他逃去了谋杀屋。
然后,他就坐在Tate的凳子上,面带微笑,一如当年的Tate,等待着警察。
而这时候,Tate一直在旁边静静观赏,甚至还有心情矫正Kevin的动作。
“嘿,别笑,你要知道,我当时可没有这样。”
他们谁都不觉得悲伤,因为之后等待他们的是大把的未来。

我一个人就是一只军队,我就一定要把双E邪教安利出去!!!Kevin和Tate多配啊????快银和小闪多陪啊????

Flash再次看见那个银发小子的时候是在战场,那个时候他没再穿他那酷炫的皮夹克了,相反的,穿着一套像着那么回事的战斗服。
他们站在一片废墟之前,却也没什么时间停下来好好的做做交流,战况紧急,这不允许他们那么做。
但是神速者却依旧捕捉到小变种人在离开之前留下来的一句话。
也许你的确比我快,他停了一下接着飞快的说。不然你看我都已经这么快了,可为什么总是为时已晚呢?
Flash突然有点怀念十年前那个拽着他,和他说,你很快,但是我更快!的臭小子了。